【收起】    
>首页 -> 人才工作 -> 其他简报

TOP

西安市选聘高校毕业生到农村和社区任职工作简报第19期
[ 录入者:admin | 时间:2011-12-01 09:41:20 | 作者:| 责任编辑:徐雪洁 | 来源: |

本期内容:
【工作动态】全省大学生村官创业能力示范培训班圆满结束                     
【媒体广角】扬州:大学生村官公务员考录从“香饽饽”到“少人问津”

 工作动态

全省大学生村官创业能力示范培训班圆满结束
我市选派10名学员参加培训

    11月21日至11月25日,省委组织部在我市临潼区举办了全省大学生村官创业能力示范培训班,来自全省11个市区的100名大学生村官参加了本次培训,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田晓东、团省委副书记张小平、省委组织部组织一处处长寇胜茂等领导同志出席了开班仪式。在开班仪式上,我市灞桥区新合街道兴南村党支部副书记王军伟作为大学生村官创业代表做了交流发言。
    此次我市选派了10名学员参加培训。培训期间学员们通过大学生村官政策、农村创业计划分析与创业政策、大学生村官商业计划书拟定、大学生创业筹资二十法等多个专题的学习,较为全面地了解了大学生村官创业所需的有关政策和知识。培训期间,我市的大学生村官还与咸阳、宝鸡等地的大学生村官进行了交流座谈,大家相互学习,取长补短,同时也增进了友谊。
    我市选派的学员能够遵守纪律、服从管理、认真学习思考、积极参与活动,并在培训结束后建立了西安市大学生村官创业QQ群,为大学生村官创业提供了信息和交流的平台。

 媒体广角

扬州:大学生村官公务员考录从“香饽饽”
到“少人问津”

    11个面向大学生村官招录的公务员岗位,竟有两个岗位因报名人数未满3人而未能开考。在江苏扬州,原本想象中应该“热门得不行”的公务员定向招录工作,如今却变得有些“冷清”。
公务员招考季节,以往本是扬州市委组织部青干处处长陆志林忙得焦头烂额的时节。按照以往惯例,这段时间,大学生村官等服务基层人员的电话咨询一个接一个,“按道理,应该忙得不得了,因为很多人都想考公务员。”
    而在今年的招考季节,他不得不拿起电话,主动给自己相熟的、平时表现不错的大学生村官打电话:“公务员定向招录的短信收到没有?有没有兴趣报考呢?”
    电话那头,是2008年上岗的大学生村官、高邮市卸甲镇虎头村党支部副书记邹主东,他婉言谢绝了陆志林的好意:“我觉得在村里待着挺好的,没有必要再去挤这‘考公’的独木桥了。”
    小邹此时尚不知道,今年的扬州公务员考试,对于大学生村官而言,早已谈不上“挤独木桥”了。
    “170多名符合报名条件的、服务期满的大学生村官,只有大约50人报名这次定向招录考试。”撂下电话,陆志林算了算,只有约30%的服务期满大学生村官报考公务员,岗位的报名、录取比例约为5∶1,录取成功率为当地面向社会公开招考公务员的10倍。
    几通电话打下来,陆志林心里暗暗高兴。在扬州的大学生村官心目中,公务员考录正从原来的“香饽饽”朝着“少人问津”的方向发展,“说明我们多年来对大学生村官的扶持起到了作用,有效果了。”
如果离开,“对不起组织部门,对不起老村支书,
    对不起自己的事业”
    与那些毕业后无论如何都要“守”在城市的同学相比,如今,当年毅然决定回农村的郑福源的日子显然要“好过许多”。他现在是仪征市大仪镇路南村党委书记,手头有两个创业项目,一个是金针菇工厂化生产,一个是大棚蔬菜基地,年收入10万元起。
    他用3个“对不起”来讲述自己未报考市直机关公务员的理由——“对不起组织部门,对不起老村支书,对不起自己的事业”。
    3年的村官生涯,留给他印象最深的就是组织部门、村支书对自己的帮扶,点滴小事他都记在心头。
    刚进村时,组织部门给每一名村官都配备了“5个1”硬件——一台笔记本电脑、一部电动车、一部手机、一间宿舍、一个大学生村官驿站,此外,还有两年免费上网服务。
    “当时刚毕业,就算是考进外企的同学,也没见过这么好的待遇!”郑福源最喜欢“村官驿站”,那里有图书室、健身房、计算机室,还有带卫生间的标准间,“就在仪征市里,我们大学生村官常在那里聚会。”
    紧接着,时值村两委班子换届,老村支书力挺他当村党委副书记。村支书向参与投票的80多位党员重点介绍了新来的郑福源。
    郑福源是个能干的小伙子。在组织部门统一发起的大学生村官“百户调查”活动中,他主动与百余户村民建立联系,并撰写了民情日记和调查报告。村里那个过去戴着有色眼镜看郑福源的有钱人,在享受了他数十次无偿上门维修电脑的服务后,称赞说:“这种技术活儿,不是一般人能做的”;村里的老大妈、老大爷,常常能搭上郑福源的电瓶车去镇上买东西;还有那些来村部办事儿的村民,他们发现,把事儿交给郑福源总能得到“回音”:他能办的事儿会直接给你办妥,不能办的时候,会亲自带你去能办的部门办妥。
    再后来,就是创业。创业过程中,小郑记得最多的不是多少“艰辛坎坷”,而是各方对他的“帮助扶持”。他心中有一本清晰的、接受帮扶的账本。创业初期,组织部门介绍了一个金针菇大户给他,指导他,并最终实现合伙;拿过若干次政府贴息的贷款,总计24万元,两年还清;大棚蔬菜基地起步时,农委资助了价值10万元的大棚;每月都有经组织部门介绍来的种养殖专家,上门进行技术指导;2009年年底死了一批西红柿苗,组织部门搭桥介绍了姚老师、萧老师前来帮忙,以优惠价卖了一部分蔬菜苗给他,还送了一部分苗子。
    如今,3年服务期满后的郑福源,实在“不好意思”离开基层,“得了那么多帮扶,又夯实了自己的事业,为啥还要走?”
    据悉,扬州1500余名大学生村官中,像郑福源一样形成一定规模创业者有287名,担任村、社区两委正职的有115人,9人进入乡镇两委班子。这些人中,绝大多数都是即将或已经服务期满的“老村官”,选择留在基层是他们不二的选择。 
    在基层“有朋友”、“吃得开”、“有干头”
    一个月前,大学生村官、江都市邵伯镇许庄村党支部书记秦杰养殖的第一批扬州大白鹅出栏,共有2000只,目前尚未盈利。下一步,他打算再搞一个有机蔬菜种植基地,“70亩地,用鹅粪当肥料”。
    在扬州的大学生村官中,秦杰算不上创业最成功、挣钱最多的一个,他甚至尚未开始盈利,但他同样放弃了在旁人看来非常“宝贵”的公务员定向招录机会,理由是“不实惠”。
    农村工作,给秦杰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感。比如招商引资,比如拆迁造路,比如与人相处,“一个村书记接触的人和事儿,要比市直机关一个科级干部接触的多得多,也复杂的多”。
    基层3年,秦杰最突出的感受是“有朋友”、“吃得开”、“有干头”。
     一些朋友,尤其是投缘的好朋友,不在基层是交不到的。就拿“省级公路通过许庄村”这个项目来说,秦杰要接触交通局、测绘局、土管局等各个部门的人,还要回村里跟百姓宣讲、解释,“接触多了,大家就都成了朋友,以后有啥事都好办;但如果在市里,一个科级文员,能做什么?能接触多少人?”
    他在地税部门有个好朋友,是一名局长,“他会告诉我一些对村里创收有帮助的政策,让我申请。”最近一次,村里的企业缴纳地税,根据政策,村集体能从中扣下一部分使用,“比如企业交5万元地税,政策范围内,我能申请将其中的3万元给村集体。”
    如果小秦不是大学生村官,是无论如何也交不到这样的好朋友的。根据扬州市委组织部的规定,每一名大学生村官都能与市级或县市级两套班子成员结对,还能与各职能部门的相关负责人结对,“局长朋友”其实就是小秦的结对对象之一。
    今年5月,小秦还与自己的村官女友一起,参加了由扬州市委组织部安排的大学生村官集体婚礼,“我俩都是大学生村官,都在农村,都不想离开。”
    明年将要服务期满的、目前暂无创业项目的大学生村官李娟也不愿意离开基层。她是仪征市新集镇花园村党支部书记,她的父亲也曾经是一名“老村官”,父女俩商量了一下,“还是待在基层好”。
    按照父亲的说法,国家重视“三农”工作,大学生村官又是农村建设的重要后备力量,“肯定有前途”。
    “城里的办公室工作你能做,别人也能做;农村的工作,就未必人人都能做了,如果你能做,就是一把好手。”李娟认为,考上市直机关公务员最多只能接触一条线的工作,接触的面不广,锻炼的机会不多,“我在村里,对上要争取政策支持,对下要鼓励大家干活,还要得到村民认可,难度大多了。”
    大力扶持大学生村官,是否有必要?有效果?
    看到扬州大学生村官的生活、工作现状,一些人不禁会问,创业有贴息贷款、财政拨款,农业技术有专家指导,生活有待遇优厚的“5个1”撑腰,工作有市领导、各部门负责人结对帮扶,组织部门如此大力地扶持大学生村官是否有必要?效果又如何?
    对此,扬州市委组织部青干处处长陆志林认为,组织部门大力扶持大学生村官的目的就是希望他们在农村成才,并且留在基层,为基层服务。从效果上来看,今年的公务员定向招录“遇冷”就能在一定程度上说明效果,“大学生在农村感到有用武之地了,他就愿意留下。而且今年有很大一部分人愿意留下。”
    高邮市卸甲镇虎头村党支部副书记、东北小伙子邹主东的“举家迁徙”就能说明问题。2009年3月,邹主东就将父母一起从吉林农村接到虎头村“定居”,“打算在扬州安家了”。
    因为是大学生村官,干活儿又勤快,这个东北小伙子迅速地在扬州农村“吃开了”,他在虎头村办起了一个170亩地蔬果种植基地,雇用工人58人,每人每天50元工钱。
    邹主东说,农林局蔬菜处处长是他的技术指导老师,广电、税务、工商、司法等部门都有他的结对老师,高邮市委书记也是他的结对老师。
    有一次,他的大棚因天气不好、缺乏水利灌溉系统而欠收,与他结对的相关单位领导几天时间就批了10万元给他,用于修缮水系;合作社要办营业执照,普通人去办怎么着也得一个星期时间,他以大学生村官的身份可以走“绿色通道”,一天就能办完;创业初期缺乏担保,贷款无望,乡镇党委书记和组织科科长带着他去银行贷了5万元;一个月前,组织部门还带着大学生村官们去了趟台湾,学习那里的现代农业建设。
组织部门的这种大力扶持,落到每一名被扶持的大学生村官身上,就是一股暖暖的“基层情”,这份情成为他们选择留在基层的重要原因,“干得那么开心,还要走?”
    陆志林介绍,组织部门的帮扶实际上也是“张弛有度”的。以扬州市财政拿出的500万元大学生村官创业基金来说,分为10万元、8万元和4万元三档,要求借款者分3年、按照30%、30%、40%的比例还清,也可循环续借。 
    这笔钱的使用,将直接受到扬州“大学生村官创业服务中心”工作人员以及所有与该村官结对的县(市、区)、乡镇领导的监管,“如果经多方证明其创业失败,且无能力偿还借款者,会酌情免还部分或全部借款。”
据悉,扬州市170个大学生村官创业项目中,目前已有73个项目得到该笔资金的扶持。(来源:《中国青年报》)


[下一篇]西安市选聘高校毕业生到农村和社.. [上一篇]西安市选聘高校毕业生到农村和社..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